梦里从小路回村,沿途碰到几个鬼魂拦路,记不清是开车开启了大灯还是骑车打开了强闪手电,驱散了他们。到家后总觉得不对劲,总觉得寒意包围。又觉得出门入户可以穿墙。起初几天还挺享受,忽然发觉自己已经是灵魂状态,不禁大为哀伤,之后食无味身寒无暖意,手指渐渐拉长缩短,明白是灵魂消散的前奏,只能接受离世的事实,忍着哀恸和妻儿告别,说生日时烧纸钱祭祀比祭日更好,还有其他一些事宜,未及说完,忽然后背轰的一声力量传来,刹那间跌入鸿蒙状态,着急悲哀我的后事还没交代完,瞬间万念俱灭。忽然混沌中听见自己喉咙里有轻声的呼喊声,身体一颤,梦醒了,原来是儿子从背后踢了我一脚。